插旗门户网站 > 综合 > 钱江:1978级大学生是怎样走进大学的

钱江:1978级大学生是怎样走进大学的

2019-11-13 15:11:17

蒋倩:1978级的大学生是如何进入大学的

原件:2019-09-21蒋倩第三届新会期

晨雾/换乘

作者文件

这篇文章的作者

蒋倩,出生于上海,在内蒙古师范大学中文系77年级巴彦淖尔联盟乌兰布和农场插队6年,1982年加入《北京体育报》当记者,1984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法学硕士学位。此后,他成为《人民日报》驻云南记者,并很快成为首席记者。1994年至1998年,他担任人民日报华东分社新闻部主任。2000年,他担任《人民日报》新闻部副主任,主要负责《人民日报》地方新闻的报道和编辑。2006年11月,他被调到海外版担任副总编辑。在此期间,他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担任了一年的高级访问学者。

原创主题

1978级的大学生是如何进入大学的?

作者:蒋倩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于1977年12月恢复的高考是改革开放的先导。它的影响遍及中国的广大领土,点燃了一代年轻人对国家命运的希望。1978年春天,当280,000名77级的大学生在恢复高考后进入校园时,1978年的高考开始了。仅仅三个月后,又有620万年轻人参加了那年7月的高考。到今年冬天,甚至到1979年初,共有40万人进入学校成为78级大学生。

与1977年12月恢复高考相比,78年级的招生过程持续了6个月,呈现出走向文明的新进展,突破了更多的“左”倾规章制度,为高等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历史证明,这是又一次成功的人才选拔考试,也是改革开放的有力一步。

同年,近70万77、78年级的大学生进入大学,呼唤“知识就是力量”的声音更响亮,深深植根于数百万人的心中。

北京大学78年级新生报到

上图:前排6人(其中2人推车)从左至右:彭艳、知望、图书馆系78名新生、顾海根和李强、图书馆系78名新生、东方系新生彭肖剑。桑相森拍摄于1978年10月5日,由彭艳提供。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这张广为流传的照片被认为是北京大学77年级新生的照片。

2018年,为纪念77和78级大学生入学40周年,北京在1977年高考中获得文科第一名。高考作文由北京大学中文系77级学生刘洪雪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他后来成为《中国青年报》的高级记者。刘洪雪进行了一次严肃的采访,并证实这张照片是北京大学78级新生入学时拍摄的。这张照片被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收藏。

1、驳斥反对意见,实现高考制度化

77级大学生入学后,社会氛围有所好转,但差异依然存在。

自夏季招生工作立即开始以来,1978年4月22日,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和当前高校招生工作会议同时召开。邓小平出席会议,充分肯定了对“两个估计”的批评,并提出了四项要求:第一,提高教育质量;二、加强纪律,择优录取,不仅学校是这样,今后用人部门,也要择优录取。第三,教育应该适应国民经济的发展。第四,尊重教师,提高教师素质。1978年,邓小平再次确定了大学招生的方向。同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好好复习,迎接1978年高考》的简短评论,宣布“今年,全国各高校将统一招生。”

尽管如此,联席会议出人意料地看到了一场关于是否继续高考的“小角色海报风暴”。华东集团的一些人反对高考,并张贴海报说,择优录取不仅要基于成绩,还要基于政治上的成绩。多生几个知识分子的孩子是可以的,但是贫农和中农的孩子应该得到照顾吗?“不要招募成千上万的学生,也不要冒犯数千万人。”这种声音出现在1977年8月至9月的全国招生会议上。有些人甚至说,因为分数高,他们不应该被不加区别地录取。现在,针对77级大学生中有更多出生在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家庭这一事实,再次发表这些言论。大会第六次简报收集了这些意见。

本期简报发布后,吉林代表针锋相对地表达了不同意见,认为这样的意见是错误的,并向教育部党委汇报,希望公开讨论。这两种意见之间的对立震惊了联席会议。

5月3日,两会领导小组扩大会议。黑龙江省省委书记李白坚、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大仁、吉林省省委委员宋振庭、湖南省省委委员董文志、河北省省委委员张成贤等在会上发言支持邓小平的讲话,展示了他们坚持和改进高考的信念。教育部长刘西尧在会上发表讲话,指出第六期简报中的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必须明确区分。他说:“革命知识分子是劳动者,是我们党的力量。他们的优秀子女按照党的政策被吸收进大学,这有利于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因此,教育部将坚持高考,坚持择优录取。

5月4日,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在会上发表讲话。他明确支持吉林代表的观点,指出高考制度改革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吉林队是合理的。

5月8日,教育部副部长高义代表党组做总结发言,指出恢复高考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1978年,高考将继续,国家统一的主张将恢复。他还指出,去年恢复高考的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不足,去年在一些地方扣留优秀考生资料的错误做法应该得到纠正。

1978年5月12日,会议结束两天后,《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特别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真理标准大讨论”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波澜,为即将到来的1978年高考和招生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

1978年4月22日,《人民日报》对“迎接1978年高考做了一个简短的评论

2.公布复习大纲,统一命题,公布考试成绩

1978年,教育部加强了高考的统一安排和招生过程的监督。2月至4月,教育部指派李健(后教育部办公厅主任)和赵梁鸿(后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负责组织编写广西八门学科高考复习大纲,明确“命题范围不得超出大纲”。这份复习大纲连续三年发布,并于1980年停止,当时全国统一教科书在中学广泛使用。

发布审查大纲有助于减少临时审查审查中的混乱,增强审查的针对性。1978年全国统一高考的建立,为建立分校增加招生奠定了重要基础。

1978年4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全国统一高校招生命题的消息。

5月下旬,教育部组织青岛高校教师起草了统一的高考方案,并在整个过程中实施了严格的保密制度。被检查的试卷被送到北京市人民教育印刷厂打印成纸张。考试前,他们通过中央办公厅的保密渠道被送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当地的一家印刷厂被选中,将纸模铸造成铅板,然后印刷成试卷。整个过程非常严格,1978年高考没有发现任何漏洞。

6月6日,国务院批准了教育部1978年高考招生意见,要求各地贯彻执行。文件中确定的主要入学目标是" 20岁左右的年轻人",但26-30岁的高中毕业生以及1966年和1967年的高中毕业生仍然可以申请。成绩优秀的高中生也可以在获得批准后申请考试。在恢复高考的头几年,对考生年龄的要求在1978年是最广泛的,没有确定出生日期。第二年在1979年招生时,规定“年龄一般不超过25岁(1954年9月1日以后出生)”和个人“优秀青年经单位证明可以放宽到28岁(以后逐渐减少)。未婚,身体健康。”(杨雪编《1977-1999年高考文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第二卷,第112页)

1978年,大学入学年龄划分有意识地放宽了。

事实上,许多1966年的高中毕业生出生于1947年甚至更早。到1978年,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31-32岁了。

根据录取结果,78级大学生的年龄上限甚至高于77级大学生。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有14-15岁(这里不包括中国科技大学的“青年班”)。78年级学生的年龄差异大于77年级,不同文化因素的交流和碰撞比77年级更丰富。

当第一次高考在1977年12月恢复时,被录取的考生的分数还没有公布,考生在进入学校之前无法知道。入学时不公布考试成绩意味着仍有更多地方或单位控制的空间,约78级学生在上一次高考中受到限制并失去了入学机会。

1978年入学考试成绩的公布使得入学更加透明。教育部已明确通知:“所有科目所有考生的考试成绩应与体检候选人名单同时公布。拟公布的办法由县(区)招生委员会通知考生所在单位,由其分别传达。”(见1978年6月6日国务院批准的《教育部关于1978年高等教育招生的意见》。)

新中国成立以来,高考成绩的公布(后来改为通知)是高考录取中的第一次。这一措施有效遏制了“走后门”的做法,并明显抑制了地方单位提交测试材料的权利。在录取过程中,地方单位有义务介绍候选人,没有权利“不同意录取”。学习考试成绩的实践突出了那些考试成绩好但由于政治评论和其他原因而陷入困境的候选人。这对改进命题和阅卷工作也是非常有益的。它进一步加强了考试分数的权重,体现了“选择最佳候选人”的原则。

根据1978年2月17日国务院转递的教育部的报告,全国已建立了88所重点大学。在当年的高考录取中,新设立了“重点”和“非重点”两个录取期。重点大学优先录取,所以78级考生在填写申请表时一般会根据考试成绩考虑录取,与77级考生不同,很多人在填写申请表时不知道在哪里填写。

1978年,明确规定公立中小学教师“一般限于申请师范学院”,这使得师范学院和大学能够招收一批分数高于高考分数的学生,如77年级的学生。

今年,全国高考的统一考试科目被定义为:政治、语文、数学、历史、地理、文学和历史的外语。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和外语科学、技术、农业和医学考试;外语考试分为六种语言:英语、俄罗斯、日本、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候选人可以从中选择一个。

自1978年高考以来,外语考试就被增加了。考虑到当时城乡中学开设外语课程的实际情况,1978年高考外语考试成绩不计入总分,而仅作为录取的参考(1979年计入总分10%,到1983年逐年增加)。虽然外语考试分数不包括在考试分数中,但它们显示了这门学科的重要性。如果考试成绩相同,外语成绩也会受到影响。此外,它在促进全社会外语学习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3.改进政治考试方式,拓宽选拔最佳候选人的渠道。

在1978年高考过程中,“左”的思想枷锁被进一步扫除,特别是在政治考试中。当高考在1977年恢复时,“文化大革命”就在不久前结束了。仍有大量错误需要纠正,儿童仍然受到牵连。一些高考成绩优异的考生没有摆脱他们,也没有被录取。

到了1978年高考,虽然还不到半年,但在“纠正错误”的政策指导下,许多错误和错误已经得到纠正。与该事件有牵连的年轻人轻装上阵,大胆地走进了考场。一些没有进入77级的年轻人最终成为了78级的大学生。

1978年4月26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全国高考必须贯彻党的政策》

教育部1978年发布的录取意见规定,“政治考试主要取决于一个人的政治表现”。负责政治考试的基层党组织应“认真负责地对候选人的政治表现进行全面、切实的考核,并与候选人本人见面。“这一规定很明确:对评估持有不同意见的候选人可以申辩。

在随后的录取过程中,确实有一些考生因未能通过“政治考试”而未能通过1977年的高考。1978年,他们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但他们再次被他们的“家庭背景”牵连,在初次入学时失败了。因此,他们通过申诉获得了复审的机会,最终被大学录取。这种情况出现在77级录取中,更常见于78级录取中,因为有书面证据。(见新华社记者郭灵春、丁薛平《考场外的骚乱》,1978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

1978年,海外华侨和香港、澳门学生申请进入内地大学,规定直系亲属在国外或台湾、香港、澳门等地的候选人应与内地候选人同等对待。

通过上述一系列高考改进措施,进一步解除束缚,明显拓宽优先录取渠道。六个月前,78级的大学生中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被大学入学考试录取。他们勇敢地面对挫折,努力以优异的成绩再次证明自己,并成功进入大学大门。从这个角度来看,与77级的学生相比,78级的学生在高考中经历了更多的挫折和更大的努力。

4.建立分校,让更多有社会经验的年轻人进入大学。

经历“十年灾难”后,1977年高考恢复,高等教育严重削弱。当时,全国的学院和大学数量从1965年的598所减少到1978年初的404所,校舍面积也大大减少。截至1978年5月,仍有150,000所大学建筑可容纳150,000名因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占领而未返回的学生。国务院批准了教育部的要求报告,并要求占领单位尽快归还。

七年级招收了280,000名学生,比1977年3月招收的217,000名学生增加了60,000多名。校舍和老师更加紧张。77年级学生入学时,需要招收一些非居民学生,以解决校舍等方面的短缺。当78年级新生入学时,这些问题更加突出。教育部报国务院批准。1978年4月,它恢复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合并的13个机构,并增加了42个新机构,提高了大学的能力。

1978年,候选人人数增加到610多万。在初次入学时,292,000多名新生以前一年的4.8%的速度入学,比上一年增加了5.93%。(见刘海峰等《中国考试史》,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第353页。1978年10月,国务院批准恢复和建设7所新的高等院校,以促进这些候选人的成功入学。

然而,大学的入口仍然太小。许多高中毕业生,特别是66/67高中毕业生,在“十年灾难”中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可能会因为年龄而失去最后一次机会。然而,改革开放事业要在中国全面实施,需要大量的人才,社会各界都期望大学招收更多的学生。

在1978年的高校招生过程中,有远见和勇气承担改革重任的领导们挺身而出,决定通过分支高校的方式扩大招生。天津市委书记林胡加做出了重要贡献。

晚年的林胡加

1978年7月,天津市委决定在天津高校设立分校扩大招生,由天津市自行提供校舍、资金和教师。分校可以实施电视教学,设立导师,学生可以每天学习。毕业后,天津将统一分配,必要时国家可以调整。这样,更多在高考中取得更好成绩的考生可以进入学校。事实上,在上一次高考半年后,78级考生的录取分数高于77级,天津市委的决定是完全有道理的。

在这项决定开始时,教育部不同意,担心许多问题无法解决。然而,这一重大举措得到了邓小平的支持,他在8月13日给出了指示:“我认为天津可以做到这一点,并创造一些经验。”在他的支持下,天津大学成立了分校。

两个月后,1978年10月,林胡加被调任北京市委书记,而北京的高考网上有更多的年轻人,社会吸引力更强。林胡加决定北京也将通过在天津开设一所分校来扩大招生。因为当年高考采用了国家统一试卷,所以这个决定很容易实施。10月下旬,北京市委决定,高考总分未超过300分的考生,在通过政治考试和体检后,基本上可以考入高校院系。结果,北京招收了16,000名学生。

这时,教育部变得活跃起来。10月26日,国务院批准了教育部关于扩大高校招生的意见。12月4日,教育部和国家计委联合发布了1978年扩大高校招生计划。截至1978年底,除西藏、青海和宁夏外,26个省市共招收了107,045名学生。事实也证明,年轻人的扩招是78级大学生中的优秀部分。1978年分校的扩招是一个成功的历史性决定。

由于增加了分支机构的招生人数,78级大学生的入学被推迟到1979年初。78级学生总数达到40万人,入学率6.6%,比原计划增长37.5%。

1978年11月26日,《人民日报》公布了北京决定建立分校扩大招生的消息。

5.77、78年级学生的共同历史责任

77、78名大学生总数接近70万,他们将成为改革开放的生力军和中坚力量。由于他们是同年进入大学,同年毕业,为了区分他们,根据高考的不同年份分别被称为“77年级”和“78年级”。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强调某一年毕业的“年级”的头衔。

然而,这两个层次的学生有一个共同的历史使命。两个年级的大学生的构成是一样的。两个年级的主体是在“十年灾难”期间离开学校的高中生和初中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农村、牧区和工厂参加过工作和生活演习,有些人还参军了。他们在艰苦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下坚持自学,具有强烈的求知和追求社会进步的进取精神。一旦他们获得了进入大学校园的宝贵学习机会,他们刻苦学习的精神和榜样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仍然在校园里流传,并赢得了全社会的认可和赞扬。

78级大学生的人数明显高于77级大学生,不同年龄组之间年龄差异较大,文化因素交流较丰富。从专业设置来看,78级专业分类较多,有些专业是首次或复读(如北京电影学院)。

77/78年级的学生肩并肩,他们的进取精神特别旺盛,对生活有着积极的追求。在同一代年轻人中,他们更有意志力,更有活力,更有韧性,更能承受艰难的挑战和困难。虽然我们不能否认他们也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局限,但当他们离开大学校园融入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时,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确实更有竞争力。

77/78年级大学生的入学标志着高考的恢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也是中国发展步入正轨、社会回归健康趋势的标志。中国高等教育的天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沉寂,当时群星璀璨。

2019年5月10日

北京钢铁学院78班的学生正在上课

20世纪70年代末大学生的学习场景

(注:本文发表在2019年《党史博览会》上,题为《高考,改革从77年级到78年级的进程》。当公开号码公布时,作者将其改为当前主题。图片和文本由作者共享。

资料来源:2019-09-21新第三期第2期

id: df3p1113-5

快乐生肖app 上海时时乐 黑龙江11选5 上海快三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sensitiveit.com 插旗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